前华为工程师建公链获投500万 提供分布式存储 11月推出测试版DApp | NBS
发布时间:2018-10-06
来自: 铅笔道

李万胜认为,资本寒冬是一级市场捡宝的好时机。

文 |铅笔道 记者 武旭升

“投资经理都去旅游了,没有项目/钱可投了。”这句话最近常在区块链领域的资本市场上被提起。行情下行,市场变冷,资本纷纷撤离区块链圈。此时,一些原本很少抛头露面的机构却在布局一级市场。

铅笔道获悉,近日,NBS(Next Blockchain System)团队获得了500万天使轮投资,成为资本的寒冬中少数获得投资的区块链项目之一。

NBS是一条基于Ipfs协议构建的公链,其应用领域包括数字文化产品存储、跨境贸易支付等。项目于去年10月正式启动,创始人李万胜早期曾在华为、开心网等公司担任网络安全和软件工程师,后来在国内外多次创业。

今年11月,团队计划推出一个测试版DApp,验证网络的稳定性和易用性后,再开发具有实际价值和盈利模式的商用系统。

注: 李万胜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追求高TPS是违背区块链核心思想的

大约下午两点,李万胜出现在中关村软件园孵化器23号楼的众创空间。

在一间狭小的会议室里,他讲述了自己与NBS诞生的故事。会议室里除了他响亮的山东普通话外,还有隔壁传来有人午休打呼发出的“隆隆”之声。

回滚李万胜职业生涯的“账本”,简历可谓“丰满”。

他曾是知名公司骨干,跨领域、跨国多次创业。2007年,他进入华为担任网络安全和软件工程师,在部门内多次力挽狂澜,曾将国家级标准的H.323协议中的bug找出,并重写代码。“现在我敢出来自己做公链,大部分技术都是在华为时期练就的。”

2011年,他离开华为,进入开心网担任系统架构师。

在开心网工作2年后,李万胜离职创业,去美国做了一个类似于咸鱼的电商平台。2016年,他回到国内做了一个互联网金融平台。一方面受政策限制,另一方面由于平台小,业务拓展难,不得已在去年关闭。

互金平台做不成,他却碰到了区块链风口。

关于区块链,早在2009年他就有所耳闻。那时他还在华为工作,有朋友在做比特币钱包,由于当时比特币价格较低,他并未在意。那时在他看来,比特币就是一个网络编程与密学结合的产物。“觉得这个东西没什么用。”

后来,他做互金平台时发现,极少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身份信息和真金白银存储到平台上。

“没有人信任你,你还是一个小平台,你拿着钱跑了怎么办。”另外,以太坊的问世也让他看到,区块链技术除电子现金外还有别的领域可以用。

但当时在他觉得市场反应过激,许多项目方都在宣传百倍币、千百币。

“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贩毒的利润都没那么大。”于是,他并未急于启动项目,而去年下半年开始深入探索区块链如何落地,最终发现这种技术也是有缺陷的。

比如,数据存储就是一个问题,当链上的数据量达到一定程度后,普通电脑就无法正常运行客户端。

再比如,有的公链拼命追求TPS,降低去中心化程度。这在李万胜看来是违背区块链技术核心思想的。追求TPS必然会降低去中心化程度,“谁会把自己的数据和资产交给少数有钱人验证和管理。”

探索期间,他曾尝试“破坏”比特币网络,帮朋友找回丢失的私钥。

他的一位朋友早期持有价值数亿的比特币,但由于私钥管理不当丢失了。李万胜试图通过计算机验证所有地址找回私钥,最终发现这是一项不可完成的任务。“现在的计算机还无法根据公钥逆向破解私钥,如果未来量子计算机问世了,人类可能也会设计新的共识来对抗它。”

这一次尝试让他深切体会到在区块链系统里,作恶的成本是远高于做好事的。

他也更加相信区块链技术可以利用代码构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并且通过共识重构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关系和价值分配。

存储是可落地场景

据李万胜了解,某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游戏和音乐产业品中,该公司给内容贡献者分成是9:1,平台拿9,创作者拿1。“这明显是不合理的,不是POW。”

经过一番探索和筹备后,他在去年10月正式启动“NBS”项目。

这是一条以Ipfs协议为基础,融合智能合约虚拟机构建的公链。NBS主要落地场景为可数字化的事物资产、数字资产的存储、路由与分发等。

在李万胜看来,音乐、电影、图片、文章以及一些数字化方案等都是可上链存储的。

这些数字资产上链后,用户在交易或调取他人作品使用时,由智能合约完成,减少人为操作流程,一定程度上可保持交易双方的利益和资产安全。

除数字文化产品的存储外,他认为NBS在金融领域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比如票据、跨境贸易支付、私密信息互传等。

技术上,NBS采用ipfs协议+区块链账本+智能合约虚拟机。

Ipfs协议本质上是一种内容可寻址、版本化、点对点超媒体的分布式存储、传输协议。这一协议可将文件切割后加密存储在多个节点上,让数据分散存储,降低单个节点的数据存储量。

此外,团队还采用区块链账本层完成token的转移,数字内容的价值以token指代,token所有权的转移即数字内容所有权的转移。同时,平台提供智能合约虚拟机支持,DApp开发人员可方便快捷的开发符合自己行业的业务系统。

经济模型方面,NBS生态内主要有两个角色。

一是存储空间提供者,他在提供存储空间时可获得一定的收益,贡献空间越多获得的收益越多;二是数据存储者,他们在链上存储数据时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NBS采用POST(proof of space time)共识,贡献空间越多、参与验证越多的节点可获得更多的价值回报。

涉及到音乐、电影等数字化产品,很多人会想到如果腾讯等大公司出手就是降维打击。

他们要技术有技术,要资金有资金,小团队毫无还手之力,这是互联网市场上的一大矛盾。

对此,李万胜则认为,区块链并没有把蛋糕做大,而是修改了分配蛋糕的方式,在BAT已经掌握对行业利益分发大权的情况下,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这是无解的。BAT等公司不会做公链,BAT如若做公链,就需要将大部分价值回归用户,这会大大降低收益,相当于自断一臂。

资本寒冬是一级市场捡宝好时机

现阶段市场低迷,项目方有的降薪裁员拼命挣扎,有的干脆跑路意图“一了百了”。

李万胜团队却一直在快马加鞭搞开发。目前,他们团队一共五个人,除了他以外还有三位技术开发人员。他介绍,这些“兄弟”都是CTO级别的,从原来的公司降薪辞职加入团队,主要是看好项目的前景。“不是我忽悠他们的,还剩下一个‘苦力’,除技术外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他在做。”

今年9月,他们获得了来自矿石资本的天使轮投资,金额为500万。

李万胜经常写一些阐述区块链技术和应用的文章发到社区,矿石资本创始人崔冠男长期关注李万胜的技术博客,并一直观察NBS团队在技术方面的工作,崔冠男正是认可了李万胜的文章阐述的技术、观念和他们团队的做事态度后,主动找他讨论投资事宜的。

谈及融资历程,李万胜大倒苦水。

他回忆去年项目启动初期,他见了“无数”投资人。当时投资人的反应是对技术和落地场景认可,但是问到社群建设时就把他给否了。社群基础建设好,用户基数大的项目更受投资方青睐。“项目启动后就可以发币上交易所,他们可以快进快出。”

但在李万胜看来,现在项目方的社群用户大多是“赌徒”,冲着百倍币、千倍币去的。

这不是真正的社群,这样的社群是不健康的,应该先让产品落地,有应用价值后再做用户运营,让用户真正参与生态的构建。所以,他们目前只有两个社群,总人数不到1000人。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一步一步变冷,直至近来跌近一个冰点。

一方面一些项目方已从几个月前的疯狂招人、融资转而“裁员、跑路”;另一方面,市场上也未见成熟应用落地。这一切都让区块链行业前途变得渺茫。

不过李万胜却认为,现在是资本寒冬,也是资本和技术人员的春天。

市场下行可以将空气项目清洗出场,“在寒冬中能留存下来的都是有一定底气的,这正是一级市场捡宝的时候。另外,技术人员也不再受百倍币影响,可以专心搞开发。”

在他的规划中,NBS项目的推进主要分为四部走。

第一步是搭建完基础网络后团队自己推出几款DApp做测试;第二步是在网络中增加激励机制,让为平台做贡献的用户获得相应的价值回报;第三步是做一个智能合约虚拟机,让网络实现自动编程;最终在前三步基础上实现落地应用。

目前,团队正在第一个阶段中推进。今年11月,他们计划推出一个DApp,测试网络能否正常跑通。

“主网上线具体时间可能会受技术开发等影响,但目标是很明确的,就是搭建主网,增加激励机制,启动智能和约,最终实现在行业落地应用。”李万胜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