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IVE联合创始人刘琦开:目前主流币受追捧,创新币受压力 | 火星总编时刻No.24
发布时间:2019-05-16
来自: 火星财经

对话中,刘琦开表示:“一个真正能创造价值的项目,在市场相对低点的时候,或者相对不被关注的时候,它的价值可能会被低估,这个时候参与到项目的伙伴反而会获得更大的回报。”

在他看来,越多的区块链和其他的信息技术公司参与到大健康行业是个好事情,因为市场足够大,需要解决的问题足够多。

刘琦开核心观点如下:

1.医疗健康行业存在三大问题,第一存在大量的重复劳动和浪费,第二存在运营效率低下的情况,第三各医疗机构间存在割据,甚至互相排斥的情况。

2.区块链是一个能把所有技术和所有关系整合起来的机制。

3.ALLIVE已完成alpha和beta的测试,且在垂直细分科室中进行了应用测试。

4.我们还在开发第三大场景——药店场景,希望通过智能药师协助药店做药品管理,因为药店是离用户最近的场景。

5.ALLIVE本身搭建的是全生态,两大切入点分别为辅助诊疗以及用户的慢病管理。

6.目前确实是主流币受到大家的追捧,创新币受到一定的压力。

以下为对话全文:

猛小蛇:我们知道,OK Jumpstart首期项目积木云的上线时间是4月10日,至今已有一个多月。在此期间,ALLIVE与OK团队沟通了多久?为什么会成为OK Jumpstart二期项目?关于即将开展的OK Jumpstart发售,还有哪些信息可以透露?

刘琦开:我们与OK接触的时间和我们跟火星财经接触一样长。其实在这一年来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对区块链的理解,对区块链跟技术的理解,对区块链的应用的理解,以及数字资产的理解进行沟通。

就橄榄币,我们已经反反复复进行了多轮沟通,并check了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在区块链以及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的储备力量。

其次,OK对我们产品的发展情况进行了了解,其中包括底层公链、人工智能应用、落地场景的测试效果等。

双方经历来了从对产品跟技术的验证,到对商业场景的验证。最终,我们达成共识,即以“橄榄”为重点,结合信息技术,将大健康医疗场景作为落地重心。

同时,我们也充分理解了包括Jumpstart在内的OK的体系,双方达成了比较好的切合点。

猛小蛇:从二级市场看,比特币在近期屡创年内新高,其他主流币也应声而涨,风头明显盖过由交易所主导的IEO。对比之下,不少投资者更愿意买入这些经过市场长期验证的主流资产。在此背景下,ALLIVE为何选择此时入场?有考虑过潜在的市场风险吗?

刘琦开:我们没有完全就市场情况来实施我们项目的对外推广计划,当然目前确实是主流币受到大家的追捧,创新币受到一定的压力。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一个真正能创造价值的项目,在市场相对低点的时候,或者相对不被关注的时候,它的价值反而会被低估,这个时候参与到项目的伙伴反而会获得更大的回报。

从中长期来说,团队也更能够聚焦在技术、产品和商业的落地。从而使得所有的生态伙伴,更扎实地发展。

所以本质不在于市场的高点还是低点,而在于产品与技术是否能够真正地落地应用,创造价值。

猛小蛇:在创办ALLIVE之前,刘总其实一直在做股权投资,还曾任复星健康控股集团副总裁复星同浩资本总裁,当时是基于怎样的契机要All in区块链?

您在之前的分享中曾表示,大健康行业是天然具有数据主权价值的领域,是继金融产业之后的又一个金矿,那么区块链+大健康的市场前景究竟有多大?ALLIVE要重点要解决的是哪些行业痛点?

刘琦开:我这十年来,一直在做科技跟实体结合的应用,其中包括创业、投资和运营,且一直希望用信息技术提高产业效率。

之前的大批量的技术都在某一个细分领域深入,解决某一个细分领域的问题。而区块链是一个能把所有技术和所有关系整合起来的机制。怎么运用区块链,把所有的信息技术跟产业结合,是我在三年前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为此我们还投资参与了好几个早期的区块链公司,更加深刻理解了区块链的价值主张。

正是基于最近5年,我们主要聚焦在信息和医疗健康行业,包括我们运营的互联网健康、互联网医疗、人工智能医疗、医疗大数据等创新项目,我们接触了大量的线下医疗机构,包括大医院、中小型医院、健康养老机构以及在中国有百万数量级的小型的健康服务机构。

我们看到了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层面,作为一个医疗健康行业的运营方,我们发现了这个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第一是存在大量的重复劳动和浪费。第二是存在运营效率的低下,第三是各医疗机构的割据,甚至互相排斥。

另一层面,从患者端来说,在整个健康管理和求医过程中,用户的体验极差,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是无尊严地接受治疗。本应该属于用户和患者的权益被无视或践踏。用户的数据不仅仅很难获取,甚至暗中流转,用户的医疗健康服务被切割、碎片化。

在商业体和个体都面临这种问题的情况下,ALLIVE初心就是针对这两大问题涉及的原理提供技术创新和解决方案。

当然梦想是非常大,我们团队的切入点会相对精准一些。

中国2018年的GDP是90万亿,所以目前已经有的是4.5万亿,在美国,大健康产业占美国GDP的16%,中国目前占比不到5%,还有3倍以上的增长,一定是几十万亿级别的市场。

这里面包含我们平常只关注到的大医院的疾病治疗,以及我们百万级的日常慢病和小病的治疗,同时涉及到的产业链包括医药、器械、诊断、医疗服务及金融支付产业链。

猛小蛇:目前市面上区块链+大健康类项目多吗?这些项目主要解决哪些问题?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吧。相比之下,ALLIVE的优势体现在哪里?面临的挑战又有哪些?

刘琦开:目前我们也确实关注到了一些区块链+大健康产业的项目,但他们现在也不是特别深入,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但大家面临的问题都比较相似。

但是越多的区块链和其他信息技术公司参与到大健康行业是件好事,希望更多的区块链和其他的信息技术公司参与进来,因为市场足够大,需要解决的问题足够多。

我们大家都面临的挑战,是大家都想要一下子深入到健康行业的腹地去,比如说深入到大医院机构里面,去跟他们去抢生意,抢资源,而大型医疗机构对新技术、新平台都需要一定的接纳期,导致双方达成共识还需要时间,导致我们从大的医疗机构里面获取用户的数据受到了障碍,而医疗健康行业又是对政策法规非常严谨的,自然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比较缓慢。

所以ALLIVE的特点是从整个医疗健康产业出发,可以说我们是基于区块链价值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要结合并运用现有的,且已在运行的技术,比如说医疗信息化、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健康管理等,通过区块链融入到整个生态里面。

这样才能真正地跟场景结合,落地实际运用,解决商业体和用户的问题。

猛小蛇:医疗大健康是一个非常垂直的领域,涉及的产业链条相当复杂,必然需要专业的背景积累。那么ALLIVE的团队构成是怎样的?

刘琦开:是的,就是为了通过技术、通过深入产业解决问题,所以整个团队的组成也是基于此来搭建的。

我们有5位合伙人,我主要医疗健康产业的运营和资源的搭建,我们CEO负责整个产品系统的搭建,CTO是负责技术的实现,首席医学官负责整个医学的落地,COO带领商业BD团队,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四位吧。

CEO是人工智能和产品的专家,他在通讯和智能等高科技领域拥有20年以上的高管与创业经验,曾经担任阿尔卡特朗讯副总裁,负责4G TD-LTE产品管理和研发,在全球广泛部署,也获得了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CTO是分布式数据及信息技术的专家。在数据处理和通信网络领域的拥有20多年的开发和管理经验。曾任诺基亚南京研发总监,拥有丰富的分布式大数据处理的经验,是国内分布式异构平台软件最早的参与者和贡献者之一,其主导多模射频拉 远单元获得国家重大专项奖励。

首席医学官是医学世家,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研究型医生,2004年至2017年就职于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心内科,冠心病介入治疗、疑难心血管系统疾病诊治专家。致力于通过先进技术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的研究,一直从事医学知识语义结构化和知识图谱的构建及应用研究。

COO是一位年轻的互联网运营专家,拥有丰富的商业运营和商务推广经验。曾任复星大健康板块担任投资运营总监,专注医疗健康服务,在肿瘤大数据、基因解读、液体活检、慢病社群、分级诊疗、基层医疗等领域有深度研究。曾是PG宝洁中国公司商务骨干,负责多条线产品全国拓展和运营。拥有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学位和河南大学数学本科学位。

猛小蛇:下面要检查一下你们的基础课能力如何了。在你们官网上有这第一张进度图。

对照这个路线图,ALLIVE目前的推进情况是怎样的?

刘琦开:目前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我们公布的节点都是比较重要的节点,但我们做的是更全面、更细致的工作。

比如说,人工智能辅助诊疗这一块,我们不仅仅完成了alpha和beta的测试,我们还在垂直细分科室中进行了应用测试。

再比如说,我们在慢病管理的AI系统,不仅实现了技术的突破,产品的搭建,还已经做了一定规模的用户的验证。

猛小蛇:据白皮书显示, ALLIVE网络通过区块链技术与人工智能技术的结合,让用户在保证自己数据隐私的情况下,使用人工智能对数据的分析获得持续的健康服务和医疗服务。 具体而言,与医疗和健康相关的场景非常之多,ALLIVE主要在哪些场景中发挥价值?团队针对这些场景的盈利方式有哪些?

刘琦开:ALLIVE本身搭建的是全生态,我们主要是找切入点,我们现在找的主要是两大切入点,第一个是辅助诊疗,我们帮助小诊所、小药店、小门诊,帮助他们去提供一个医生助手,把他们的用户管理起来。

第二个切入点是我们做用户的慢病管理,包括糖尿病、高血压、肥胖、尿酸等慢性病管理,一方面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慢性病管理工具给到各个中小型医疗服务机构,其次我们也可以给互联网医疗服务机构,使他们加强对用户的关心。

另外,我们现在还在开发第三大场景——药店场景,我们希望通过智能药师协助药店做药品管理,因为药店是离用户最近的场景。同时,药店和诊所未来的结合趋势也非常明显,它能够成为最接近用户的场景。

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数据,中国有45万家正规药店。中国有90万+社区诊所,中国有10万+社区医院,中国只有3000+三甲医院,所以真正离用户最近的,最掌握用户情况的,是这些离用户最近的药店、诊所、社区医疗健康机构。

猛小蛇:ALLIVE网络创建了一个可以构建大健康行业区块链DApp应用的基础平台。这个平台具体会给DApp应用提供哪些服务?团队计划如何构建DApp生态?目前已经入驻的DApp有哪些?

刘琦开:这就是我们的运营和BD团队的重心,我们除了要给到整个链的基础条件,还要去创造我们的AI工具,同时还得把原来信息化的工具提供出来,所以从本质上讲,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的价值主张,以及信息技术的所有能力去提供服务,主要包括小B的日常业务管理,客户管理以及数据管理,还有生产力工具。

除以上技术和产品外,我们的BD团队还要去做几件运营的事情,第一是把线下没有实现信息化的机构上线,其次把上线的机构上链,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我们会围绕医疗健康领域垂直细分应用入手,目前我们已深入接触了慢病领域高血糖、高血压、尿酸等线上、线下的服务机构,有些已经进入到测试阶段,有些已经到应用阶段。具体入驻流程,我们会在日后的项目进展中向大家公告。

猛小蛇:据我所知,为了保证ALLIVE生态体系里各角色、各环节的正常运作和交互,ALLIVE网络引入了一个双层通证机制。具体来说,该机制是如何运作的?跟其他通证机制有哪些不同?

刘琦开:这是一个蛮关键的问题。橄榄币本身为ALLIVE生态中唯一流通的生态币,我们希望把整个大健康领域所有的服务体系都联系起来,通过和垂直细分领域的医疗健康服务机构,哪怕是一个药店,一家诊所或者是几十家连锁的药店、连锁的诊所,来激励他们,建立一个共享的大健康生态。

简单来讲,所有的生态伙伴,可以通过不同的方法,去拥有我们的橄榄币,我们会帮助生态里面的每一个小伙伴,设计他们的客户管理体系和积分体系,以及他的积分体系和橄榄之间的关系。橄榄就是这个生态中的硬积分。单个医疗机构的客户只享受单一的服务,拥有橄榄币的伙伴可以享受生态中所有的医疗健康服务。

这就相当于在整个大健康行业里建立了橄榄通用积分和各专科服务的专业积分关系。

猛小蛇:相对于2018年的大熊市,2019年以来市场整体回暖,不断吸引更多的资金入场,给广大区块链从业者带来了更多信心和机遇,刘总从投资人转型为创业者,对当前市场行情的判断会更全面,能否具体分享下您的判断?

另外,您认为当下是创业者的最好时机吗?ALLIVE在上线OK Jumpstart之后会根据整体市场状况采取哪些进一步的行动?

刘琦开:我很难对整体大势作判断,这里有很多的专家。橄榄团队主要还是坚持价值创造,在熊市的时候做事情,快速地把事情做好,当市场好的时候,给投资者一个好的回报。

我觉得只要是真正能够创造价值,任何时候都是创业的好时候,因为时间成本是最大的成本。

这次和OK Jumpstart的合作,对我们来说也是自我推动的一种方式,让整个行业的人都用医疗技术来促进医疗行业的发展,创造医疗行业的价值,所以从中长远来说,ALLIVE肯定是一个应用落地者,问题解决者。

但我们也会关注短期的市场情况,希望尽量和投资者保持信息的沟通。

猛小蛇:非常感谢刘总的精彩分享,也请关注ALLIVE橄榄币!祝旗开得胜!